• <xmp id="4gk2w"><menu id="4gk2w"></menu>
  • <menu id="4gk2w"><menu id="4gk2w"></menu></menu>
    <menu id="4gk2w"><strong id="4gk2w"></strong></menu>
  • <menu id="4gk2w"></menu>
    <xmp id="4gk2w">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郵 箱: 密 碼: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網上文庫>評論

    萬偉成:在古典與當代的交匯點上解構劉邦與項羽

    發布時間: 2018-05-03 16:44:15   作者:   來源: 市文聯

    (原文全稱:在古典與當代的交匯點上解構劉邦與項羽——張況《大漢帝國史詩》之《霸王是烏江的冰點》賞析點滴

     

     

     

        著名詩人張況撰寫的《史詩三部曲》——《大秦帝國史詩》《大漢帝國史詩》和《大隋帝國史詩》近日出版。三部曲用詩性語言,還原一個個歷史人物和場景,重構中華民族的歷史,成為“新古典主義”詩歌的代表,洵為當代詩壇一朵奇葩。其中《大漢帝國史詩》之《霸王是烏江的冰點》一篇(以下簡稱《冰點》),寫出了楚漢之爭主角劉邦與項羽之神韻,典型地體現出“新古典主義”詩歌特色。

     

        《史記》、《漢書》與《資治通鑒》都記錄劉邦的軼聞逸事,但由于對待這些劉邦的態度不同,劉邦這一歷史形象經歷了由血肉豐滿的凡夫俗子到真龍下凡的英明之神再到客觀歷史人物的演變過程。而元代雜劇《高祖還鄉》(睢景臣)的出現,劉邦形象一下子從英雄人物墮入到市井無賴的演變。明代由于朱元璋對劉邦的崇拜,“興起了一場《漢書》經典化和劉邦神圣化的運動,……劉邦也從宋元時的無賴形象陡升至圣人和偶像的地位。”張況筆下的劉邦,《大風歌撐破帝國驚人的面值》一詩,在處理《高祖還鄉》的情節上,將劉邦回歸到歷史的英雄角色上,還原了劉邦風風光光的一面;但在《冰點》這一篇里,卻依然讓人看到了劉邦非常世俗的市儈無賴一面。

        詩歌一開頭,雖然高度評價了劉邦《大風歌》是“吹散了怪誕的烏云,吹皺了太陽的老臉,吹出了旖旎的江山”,但接下來劉邦在一大段對項羽的獨白中,我們卻從劉邦內心世界里看見這位《大風歌》主極不協調的一面。劉邦一開始就用現代調侃語言嘲笑“多情的項寶寶”,反襯出劉邦的殘酷無情;接下來劉邦提到的項羽釋放劉太公、呂雉,流露出一種恩將仇報的心態,反襯出劉邦睚眥必報、刻薄寡恩的內心黑暗,劉邦是這樣說的:

        俺勸你小子不是趁早死了那條心吧/你小子當年在睢水戰事正酣的時候/不是還非常不地道地故意威脅老子/說要煮了俺爹奸了俺那煮飯婆姨嗎/虧你小子還是漢王俺的拜把子兄弟/那就趕緊分一碗咱爹的肉給俺吃呀/那就趕緊邀俺一旁看你們云雨去呀/……立志做大事的人不要太拘泥于什么小節/該六親不認的時候就該有一副鐵石心腸/親爹都可以不認/親娘也完全可以不要/至于婆姨一類的破玩意小東西/那是可以完全拋到腦后去的……

        厚黑學教主李宗吾這樣評價:“自己的父親,身在俎下,他要分一杯羹;親生兒女,孝惠魯元,楚兵追至,他能夠推他下車;后來又殺韓信,殺彭越,‘鳥盡弓藏;兔死狗烹’,請問劉邦的心子,是何狀態!”前二句說的是劉邦的厚,后幾句說的是他的黑。張況在歷史的基礎上,再虛構到劉邦看“你們云雨”,強化了劉邦的“厚與痞”色彩;虛構出劉邦極端個人主義哲學來源于劉太公的教誨,強化了劉邦的“黑與狠”的色彩。

     

       《冰點》的第二節,是項羽對死去的虞姬的抒情獨白,活脫脫出一副“至情”形象,反映了項羽叱咤風云之外刻骨柔情的另一面,與劉邦的無情無義、輕薄刻薄形成鮮明對照。

        霸王別姬在《史記》中,區區百余字且語焉不詳的歷史片段,卻成為后世作家不斷描寫和闡釋的經典母題。從史傳到詩詞,從文章到戲劇、小說,再到電影、話劇,到張況的新古典主義詩歌,這一母題故事不斷被演繹和重述,實現了跨文體的延展;霸王與虞姬從短暫的訣別擴展為兩小無猜、南征北伐的軍旅羅曼史;甚至從兩人的纏綿恩愛,到孱入了呂錐的三角關系,形成了現代人的迷茫和瘋狂。與許多同題材文學作品不同,張況對于虞姬是一筆帶過,集中篇幅,以項羽獨白形式,來展示項羽的內心情感世界,所以整個詩篇主要不是敘事的,而是抒情的,這些都形成了張況這首詩獨特的構思角度與表現方式。

        在張況作品中,關于項羽與虞姬的愛情,項羽與劉邦有截然不同的理解。作品中劉邦眼里的項虞愛情,純是玩弄女性的市儈愛情,如劉邦罵項羽 “整日抱個大胸脯漂亮女人云里霧里瞎鬧”,并威脅說:“請你小心保護好你那大胸脯女人吧,別讓她有朝一日給漢王俺逮到手上,俺一定會以其人之還治其人之身的!”在張況筆下,劉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總以為項羽強奸了呂雉,所以對項羽發下了一旦得手、必然強奸虞姬的狠話來。事實上,項羽強奸過呂雉是無稽之談,劉邦的狠話雖然出自張況的虛構,但以睚眥必報的劉邦來說,是符合這個形象的藝術真實的。我們再看《冰點》中項羽對虞姬的獨白,你就會發現項羽的真情至性,絕沒有劉邦的痞子語言與輕佻成份的。這與作者對項虞愛情看法有關:“項羽是一個癡情漢子,虞姬注定是他的斷腸。”虞姬之死,是“讓絕境中的項羽,心中再沒有半點牽絆,從而獲得重生的力量”,可見虞姬的高尚。接下來是項羽面對死去的虞姬的十六段的抒情,每一段都以“虞姬,虞姬,苦命的妹子”開頭引起,從而奠定了整個愛情的悲劇氣氛,造成了一唱三嘆的藝術效果。作者對劉邦、項羽兩節不同風格、情調與色調的處理,體現出作者對兩人不同的看法。

        如果說李碧華的《霸王別姬》從虞姬和扮演虞姬的程蝶衣出發,以女性的視角使這一傳統主題具有了新的意義:虞姬不再是盲目跟從項王的“忠臣孝子”,她有自己獨立的人格、思想和薄嚴。那么張況則是從項羽面對死去的虞姬的內心獨白出發,以現代古典主義詩人的獨特視角也使使這一傳統主題具有了新的意義:項羽不僅是撥山扛鼎式的悲劇英雄,也是一位超越生死的至情才子:

        “我愿意用我一生的溫存/包圍你我不同凡俗的愛”,“愛上你是我的福份/我愿一輩子寵著你”,“哪怕要我流盡最后一滴血/我也要把生的機會留給你。”

        別姬,別姬/沉重的儀式/不需要秩序/不需要回眸/不需要憐憫/只需要寶劍/只需要血跡/只需在無邊的空茫中/握緊心愛的尸首/捋一捋她散開的長發……

        這是超越時代的愛情歌吟,體現了現代愛情詩對項虞愛情的重新建構。張況本以愛情詩著稱于詩壇,這里連續十多段項羽抒發對虞姬的愛情、誨狠、憐惜,正好發揮以愛情詩擅長的張況的特長。這與其說是二千年前一位英雄的愛情獨白,毋寧說是張況借項羽之酒杯,澆自己心中之塊壘,淋漓盡致地表現張況愛情詩的才情。

     

       《史詩三部曲》文學上取得了很高成就。比如雄渾壯闊的意境,浪漫主義表現手法,豐富的想象,新奇的構思,獨特的比喻,長篇巨制所運用的敘事、抒情臻于化境,鋪張揚厲的漢賦筆法,都在《冰點》一篇得到充分的展現。下面僅就歷史剪材、人物語言兩方面分析,一斑以窺《冰點》之全豹也。

    《中華史詩》作為詠史題材,首先是尊重歷史。實錄精神,是詠史題材詩的基本原則。象《冰點》提到的劉邦、項羽,大部分都有歷史依據。內中關于項羽對虞姬尸體的獨白,雖然長篇大段大段都是張況以史證史、以史證今,卻都是圍繞著《垓下歌》引發出來的聯想。而同題材的莫言的話劇劇本《霸王別姬———英雄、駿馬、美人》,名為“霸王別姬”, 其實是追求新奇與刺激:“垓下之圍”中, 與項羽最先在中軍帳中纏綿的不是虞姬而是劉邦的夫人呂雉, 呂雉癡愛項羽, 可以為了項羽而倒戈。這純粹是追求商業利潤的媚俗之作,是對藝術的褻瀆與對女權的踐踏。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是體現了古典主義與消費主義不同話語下的媚俗迎合根本不同,同時也是魔幻現實主義的小說體裁與新古典主義詩歌體裁的根本不同。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詠史題材詩必然完全忠實于事實,容不得半點想象與虛構。因為詠史題材詩畢竟是文學,不是歷史學。劉邦是由平民而做皇帝的第一人,他的身世為人及其“衣錦還鄉”的事跡,史籍有所簡略記載。《史記·高祖本紀》、《漢書·高帝紀》:劉邦本為棲上亭長,“不事家人生產作業”,“廷中吏無所不狎侮,好酒及色。” 包括項羽擒放劉太公、呂雉的情節(“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桮羹”),還有棄子逃跑、與兄長爭比財產(對父親說“始大人常以臣無賴,不能治產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所就孰與仲多”)的情況,歷史都有記載。張況的《冰點》無可置疑地在一定程度上接受過歷史文獻的提示,但他的高明超人之處,不僅在于從簡略的史實記載生發出形象生動的場面,以自己豐富的想象補充了歷史材料的不足,更在于他把傳誦了二千多年的所謂“開國皇帝”,一變而為委瑣屑小的市儈無賴,以及令人噴飯的鬧劇。這與睢景臣的《高祖還鄉》有同工異曲之妙,都是再創作。

       《冰點》的語言藝術也取得了相當的成就。特別是劉邦、項羽的語言,既體現了兩人不同的個性,也反映了作者的思想傾向。張況《冰點》與睢景臣《高祖還鄉》都是獨幕劇,但兩者的構思不同,《高祖還鄉》精心安排了一個接駕場面,從而使地位懸殊、平常根本沒有接觸機會的皇帝和鄉民得以在這特定的環境中“同臺”表演;然后假托、表現鄉民眼中的劉邦,以獨特視角來描述“高祖”還鄉;而張況作品則虛構劉邦對項羽的獨白,表現劉邦眼中的項羽,其實適足流露出劉邦自己內心的無限黑暗。但兩者都運用鄉民的日常口語間以方言俗話、流行口語,甚至罵語,又取鄉民所熟悉的事物設譬,并以戲謔的語氣,如“避實擊虛的實名制風光”,“多情的項寶寶”,“你他娘別總戴著有色眼鏡瞧俺行不?”“你小子那粘貼版的狗屁良心”、“俺漢王可是嚇大一期畢業的高材生”、“老子根本是怕你小子在那里搞搞震”等等,這些當代調侃流行語言,既賦予了時代氣息,又拍合了劉邦的痞子無賴性格特征的。而且象這些輕佻式語言在項羽身上幾乎沒有,為什么呢?一是反映兩人貴族出身與市儈出身的不同:項羽貴族出身,從一開始流淌著高貴的血統;而劉邦市井無賴出身,自然看不慣項羽的高傲:“別總還是那么居高臨下自以為是了吧,漢王俺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劉亭長了”,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躍然紙上。二是反映了張況對兩人褒貶的思想傾向不同,從而保證了《冰點》一篇的完整性。當然,這也并不會破壞兩個形象的完整性,因為劉邦的雄才大略,項羽的殘暴、性格弱點,在其他篇章也得到了相當的體現。

        從張況對項羽、劉邦進行的改編與創作,我們不難看到當代新古典主義對歷史的改編的縮影。事實上,當代的各種傳播形式、審美情趣對歷史的改編,實質上都體現了作者自出心裁的解構與闡釋,適應滿足了不同時代不同受眾的需要,而從另一角度而言,它們都為中國歷史及其文化精神的傳承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張況《冰點》不但具有歷史價值,而且更具有美學價值、哲學價值,限于篇幅,這些就付之闕如了。

     

                                 (萬偉成,文藝批評家,佛山科學技術學院文學院院長、教授)


    Copyright ©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
    佛山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粵ICP備05098089號
    丹麦28平台丹麦28主页丹麦28网站丹麦28官网丹麦28娱乐 韶关 | 中卫 | 任丘 | 乐山 | 厦门 | 白城 | 牡丹江 | 毕节 | 宝应县 | 邵阳 | 临夏 | 凉山 | 亳州 | 临汾 | 溧阳 | 乐山 | 通辽 | 嘉峪关 | 广州 | 兴安盟 | 广元 | 河南郑州 | 张掖 | 抚顺 | 海门 | 泗阳 | 乐清 | 云南昆明 | 扬中 | 吴忠 | 衡水 | 大庆 | 湖北武汉 | 绵阳 | 湖北武汉 | 广汉 | 燕郊 | 乌海 | 图木舒克 | 琼海 | 顺德 | 绵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平凉 | 连云港 | 锡林郭勒 | 赵县 | 余姚 | 江西南昌 | 永康 | 乌兰察布 | 濮阳 | 晋中 | 邹城 | 温岭 | 湖州 | 瓦房店 | 湘西 | 伊犁 | 江门 | 扬中 | 诸城 | 鸡西 | 常德 | 玉林 | 云浮 | 西双版纳 | 包头 | 陕西西安 | 荆州 | 库尔勒 | 乐山 | 济源 | 云浮 | 毕节 | 绍兴 | 黔南 | 贵港 | 象山 | 泉州 | 崇左 | 葫芦岛 | 瓦房店 | 沧州 | 新沂 | 汕头 | 大丰 | 遵义 | 如东 | 桐城 | 宿迁 | 黄石 | 西藏拉萨 | 雅安 | 燕郊 | 山东青岛 | 台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