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gk2w"><menu id="4gk2w"></menu>
  • <menu id="4gk2w"><menu id="4gk2w"></menu></menu>
    <menu id="4gk2w"><strong id="4gk2w"></strong></menu>
  • <menu id="4gk2w"></menu>
    <xmp id="4gk2w">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郵 箱: 密 碼: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網上文庫>評論

    中國陶瓷藝術大師封偉民書法題材系列陶塑作品漫談-楊曉明

    發布時間: 2019-01-03 17:29:37   作者:   來源: 市文聯

     或許是粗糙繩結所留下的線索牽引,當模糊的記憶橫梗于洪荒的大地,擁有四只眼睛的倉頡匆匆地走過那片混沌初開的曠野,在石器和陶罐的廢墟里發現了人類黎明的一縷曙光。從此余音繚繞的青銅古鐘越過無數次落日的余輝,終于停駐在歲月象形的記事本上,并將所有散落的心事匯入漫漫的長夜。

    蒼穹浩渺,星辰流轉。在有關華夏翰墨飄香的漫長歷史中,我發現遼闊無垠的天地,已經成為靈感叢生和經典流傳的世界:碧海青天下的鐵筆銀鉤,輪流鎮守著浮云天馬行空的無窮想象;滄海桑田間的殘章舊卷,依然寄居著河流蜿蜒流蕩的不倦追尋。這是神秘的美學神韻,一滴湮染的墨跡,就足以穿越時空的阻隔,讓我們進入那些遺留的精神向度;這是現實的人世信仰,一支流轉的筆鋒,就能夠召喚流散的情感,讓我們重溫起那些忠實的春秋寫照!

    南國的初夏,陽光已是熱力四射,我如約來到了中國陶瓷藝術大師封偉民位于東兆特區的陶藝工作室。穿過綠意盎然的花園,春風已經攜帶著一些花香紛紛遠行,還未被打掃過的時光里,撒滿了繽紛的落英和彌漫著自然隨性的浪漫,擺放于其中的一些陶塑作品不時映入眼簾,讓人仿佛偶遇一段段古舊的光陰。只有一群紛飛的蝴蝶殷勤地穿梭于幼小的花蕾之間,幾聲翠鳥的啼鳴,則晃動著修竹中折射出來的細碎光影。

    在勒杜鵑、紫藤以及金銀花堅定纏繞的背景下寒暄之后,封大師把我帶到他的藝術展廳,眾多影響深遠和備受贊賞的陶塑佳作代表了他不同時期的藝術成就,在燈光的交映下,懸掛于墻上的寫意國畫則表露出藝術彼此相融的親切立場。一縷縷滿帶靈性的煙云,在一片裊裊墨痕的指引下,終于與陶塑實現了完美的匯合并完成了光照千秋的人格造型。我想,那些衣袂飄飄的身影,不是終身懷揣經綸,就是至死仍手握筆管,在時光的凝視里,那該是一場場怎樣曠古逸今、如癡如醉的苦戀啊:

     

    《懷素》——筆走龍蛇    氣吞山河

     

    從經聲朗朗的晨曦中走進綠天庵”一燈如豆的燭光,懷素早已經用一萬多棵芭蕉的葉子,為自己的藝術信仰發出了虔誠的誓言。接著他又親手俯拾起寫穿了的漆盤、漆板和寫壞了的毛筆,并筑建了一個筆冢”,以此祭奠了書法歷史上最勤奮的一段時光。

    在天上時而靜止、時而舒卷、時而翻滾的那片夏云的牽引下,他走進了云霧氤氳的山巒,在那里長望飛鳥入林,細觀驚蛇出洞,靜看野獸搏斗,在自由空靈的世界中感悟超然物外的筆法。

    有時興起,他便會提起酒壺一飲而盡然后不分墻壁、衣物、器皿,任意揮寫,旋即進入驟雨旋風,聲勢滿堂”和“忽然絕叫三五聲,滿壁縱橫千萬字的境界。縱橫跌宕、錯落有致的線條,使通篇文字有若一闕交響曲,節奏澎湃激蕩,氣勢綿延不絕。似狂似顛的醉僧”懷素,在大唐寬厚博大的土地上,就這樣用滿帶酒味的墨跡,以排山倒海的氣勢,把狂草推向了高峰。

    直到酒徒和詞客紛紛離座,懷素又開始在茫茫的山河間放牧那顆躁動不安的靈魂。空間感節奏感是作品為我們所預設的懸念:在懷素光滑而平削頭顱的前側,封偉民風輕云淡地為其安放了一撇一捺的眉毛,他閉目冥思,抿嘴默想,一件白色長袍在迫裂釉線條的交叉中人感受到縱橫八極、吞吐六合的氣概。一場人字對話的經典就將在靜靜佇立的石桌上展開,不知道一紙鋪往大地的卷軸上會興起什么樣驚心動魄的驚濤駭浪,一支伸向天際的長筆下會舞動出什么樣離經叛道的飛花散雪?但是我知道,一個世界上最為神奇的夢,即將沖破以往一切樊籬,并在這里誕生一個全新的宇宙

    本于情性而又脫俗超塵的禪學意境,為懷素書法走向具有獨立審美意義的“情”藝術,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面對線條光影下的詩意和哲學,在陶土意猶未盡的時刻,時空背后的詩仙李太白《懷素上人草書歌》也開始出現:吾師醉后倚繩床,須臾掃盡數千張。飄風驟雨驚颯颯,落花飛雪何茫茫”從而成為是這個場面中偉大的旁觀者。

    用筆圓勁有力,使轉如環,奔放流暢,一氣呵成,堪稱線條最具魅力的《自敘帖》;神采煥發、真情流露的《苦筍貼》;高華圓潤放逸而不狂怪《食魚帖》等草書,都是千百年來被人頂禮膜拜的神作:筆勢縱橫奇拔氣貫長虹結構大開大闔左顧右盼對比夸張橫云斷嶺從氣勢上看是大氣磅礴、渾穆雄壯,猶如“天馬行空,行氣如虹,巫峽千尋,走云連風”從境界上看,是雄渾、開闊,顯示出涵蓋萬物、豁暢放達的胸襟和精神。

    “幼而事佛”的空門釋子書家,飲酒、狂醉的懷素,以不可思議的驚人之舉,成為書法史上草書的代表人物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率意顛逸千變萬化的懷素卻始終堅持著對書法的終極信仰因為他所擁有的“筆意交融”和“意在筆前”美學法則,就像封偉民為這件作品所設定的若聚若散而又情景交融的神妙伏筆一樣——始終都傍依著經典的魏晉法度。

     

    《東坡曬書》——陽光不老    風流曠世

     

    從初入仕途時的鮮衣怒馬、意氣風發,到“烏臺詩案”后的破繭成蝶、羽化成仙。不久,偏遠荒蕪的黃州無意間開始接受了歷史的誠意綴合,接納了這位曠世的文化巨匠,而它也得到了中國文學和藝術史上最大的饋贈——浸透了凄風冷雨的天下第三行書《黃州寒食帖》,以及那些膾炙人口和溫潤了赤壁巖石的詩篇和墨跡。可以這樣說,黃州與蘇東坡的珠聯璧合,成就了歷史上最令人神往的一場文藝盛宴!

    而封偉民的作品卻選擇那個令人捧腹的“不合時宜”的時刻——從四月初四那場苦雨中出走,手扶竹杖、腳踩芒鞋的蘇東坡,在一抹斜陽的陪伴下來到了七夕。這是中國傳統的重要節日,是牛郎織女一年一度相會的佳期,而這天對中國古代的讀書人而言,也是個重要的節日——魁星誕、曬書節。因此無論是女子的穿針弄巧還是墨客的淺唱游吟,在陶塑背后陽光的指引下,所有與文藝有關的目光,都會不約而同地投向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文化偶像。

    就像根植于東坡精神高地上的竹子一樣,風雨飄搖時都仿若美人笑彎了的纖腰,如果說竹子見證了他跌宕起伏的快意豪邁,那么紅顏知己則撫平了他顛沛流離的寂寞無奈。善解人意、冰雪聰明的王朝云,一句愛意和敬意交融的戲言,成為這個宏大歷史場面最溫馨的調侃,也成為陶塑作品巧妙的主題。

    作品《東坡曬書》中,封偉民展開想象的翅膀把感知形象與想象造型進行融和,從而顛覆了我們對蘇東坡形象約定俗成的審美習慣。他以夸張、概括、取舍的手法創造性地展現了人物可親可敬的世俗形象:

    一頂頗具時尚意味的“東坡帽”下面配上一張典型的“東坡臉”,縮起的雙腳,是否為了安頓那端一生相伴的石?一條隨意安放的腰帶系著一縷自如的清風,那是搖曳于生活中細致入微的紋理;一件寬松的衣袍里裝著一個寬廣的水域,那是蟄伏于生命里波瀾不驚的漣漪。他左手輕搖蒲扇,翻動的是曠世的風流,他右手拍打凸起的肚腩,敲動的是絕代的才華。而他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陶醉神情里,已經把理想主義的清高和追求,脫胎換骨為溫暖的人間情懷。

    雨晴云夢、月明風清,美好的一切總是令人緬懷和神往,而蘇東坡的內心尺度從來就沒有為此設定界限,他精神的風度也沒有時間可以隔絕。對世事的通透與達觀,終于讓他跨過了雪泥鴻爪的羈絆,并走出了傷春悲秋的月色因為他知道,在所有痛苦不堪的盡頭,便是另一種境界——快樂灑脫的開端,而那里總是散發著陽光透徹和恒久的味道……

     

    《米芾拜石》——石不能言    意達千秋

     

    米芾學書,十分勤苦,自言平生麻箋十萬,流布天下。其師法前人力求窮根究底,廣收博取,不同流俗一個字將米字的神采形象點活,也使得其書法藝術顯得卓爾不群并彪炳后世

    而米顛之癬石,簡直到了如癡如癲,無以復加的地步他一見奇石,便更衣換冠,帶著侍從持笏拜揖,呼“石”作兄,與“”同眠,個性怪異,舉止狂放。一冊剛勁奔騰、沉頓雄快的《研山銘》,道盡了他對奇石的嗜好和喜愛。“瘦、秀、皺、透”四字相石法,則讓他當仁不讓地成為奇石的千古知音

    矗立于時間縫隙和畫圖角落的石頭,因為米芾的一拜而復活了近乎頑固的歷史記憶,它們繞過米芾此刻微瞇的雙眼,在其輝煌的書法歷程中,呈現出墨水不可思議的線性痕跡……

    作品中古骨嶙峋天鐫神鏤、條分縷析而又縱橫交錯的奇石,仿佛充滿了哲學的冥思,鋪設了乳白色釉料的上點綴著尚待對話的“石眼”。衣服上的皺紋與裂紋有條不紊、自然流暢,而此刻的米顛竟然背對石頭,雙目微閉且念念有詞,將拜石的奇趣和意韻,也“米顛”狂放、戲謔精神世界表露無遺,體現出一種脫俗磊落的格局和氣質。作品構圖奇特,一反常態,米芾與身旁石頭的聚散設置跳出了傳統的構圖模式,可謂別出心裁、匠心獨運,從而生動、形象地展示了米芾“癲狂”的天才之舉。

    蘇軾對米芾的評價平生篆、隸、真、行、草書,風檣陣馬,沉著痛快,當與鐘、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由此可見米芾書法地位之高。而被譽為“衣冠唐制度,人物晉風流”的米芾,相對于被其無限崇拜和敬仰的蘇東坡來說,他則選擇了另一種處世的方式,以玩世不恭、含煙蓄云的不羈行為,將內心的才情付諸筆墨,從而實現了自己輝煌的書法成就。虛位以待四十四年的蜀素終于等到了它的主人并成就了“天下第八行書”,春風得意、逸趣盎然的《苕溪詩卷》,干濕濃淡渾然一體、盡得天成之趣《虹縣詩卷》氣勢豪邁老辣雄偉《多景樓詩冊》,還有存世的近六十幅精彩絕倫的手跡都在倜儻縱橫跌宕多姿的歷史顧盼中,充分流露出一呼百應、所向披靡的藝術

    外表癲狂的米芾或許最為清楚,石頭是記錄往事和洞悉未來的最好載體,它們不輕易被看透的內心,或許隱藏著連接生命氣息的永恒密碼。所以,宋代若無米芾,那么整個書法史上的光華就會大打折扣;后世若無米芾,談助的齒頰之間,恐怕也就索然無味了。

     

    《八大山人》——墨里情懷    紙上國度

     

    從書法史上看,八大山人的書法是畫家書法的杰出代表;從繪畫史上看,八大山人又是精通書法的一代畫家。更為可貴的是,他將書法和繪畫兩個系統相互滲透、相互聯系,既能以書入畫,又能以畫入書,使其書法充滿了畫意,繪畫增強了書寫的意味。就像陶塑上的神態,雖然在風中定格的胡須和長發懸掛著如影隨形的孤獨,但是高昂的頭顱和緊閉雙眼卻延續著永不停息的夢想

    只是從舊日陶器上蔓延而來的微微泛黃的前朝江山,已經隱退在八大斜掛于腰間的斗笠上,一只穿越無數黃昏的八哥,抖落了身上的墨跡,一雙翻白的眼睛里映徹著他眼前迷蒙的山河。隨著封偉民刻刀在他衣袍上留下的仿若浮云翻涌或長風起伏線條的暗示一樣,大明的那一輪曾經璀璨圓滿的明月已經慢慢墜落,而他要卻要化作一顆孤星,伴著心中這沉去的落月,用宿墨灌溉自己鮮華的生命,用禿筆記錄心像長久的訴說。

    一面是超塵出世的青燈古佛、晨鐘暮鼓,一面是奔涌不息、抑郁積聚的煉獄之火,從此,他的靈魂便游走在這天上人間的兩極之間。作品中的八大,面容清瘦,神色安詳,捉筆凝神的造型中透出堅韌和一絲不易察覺的感悟。這應該是他生命最為縱肆的時期,由巧入拙,歸真返璞,漸臻純熟,他開始用旺盛的生命與抱樸守約的心境內外合一,建構起人生與藝術之密境。

    八大山人晚年書法風格的演變,實際上是他最終擺脫了命運多舛的重壓和狹隘思想的束縛,克服了扭曲、怪異的心態,通過由藝術構建起來的國度,最終實現了自我的超越。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晚年后期的八大山人的書法,徹底拋棄了“畫字”的創作方法,由前期的圖案化傾向返回到傳統的書法發展的主流,即通過對董其昌及魏晉以來文人書法理念的不懈追求,重新實現了對書法本體的回歸。

    “計白當黑,知黑守白”的藝術生命力,就像纏繞于陶塑上揮之不去的白云契約。盡管他營造的筆墨里從未透露過花開的消息,但是他留存的墨跡并沒有褪去綠葉的光澤,反而在山高水遠的流淌中沾滿了煙霞的韻味。他超越荒涼的寧靜書風,依舊挾裹著起伏不息的內心潛流;他憂郁得近乎尊貴的氣質,已經將歷史的層次和世界的秩序,都不露聲色地安置于這看似單一的墨色之中……

     

    《意塑弘一》——鉛華盡洗    風骨長存

     

    浸透著傷感的驪歌《送別》,道出了李叔同對于飽含古典元素場景的依稀回憶。但是一轉身,他開始從人生中萬般無奈的勘破處,逐漸走向了檀香遍布的經書,在輕煙繚繞的白馬寺中,風默默地掠過靜潔的菩提,并不斷地傳來了平和、安詳的梵音……

    透過他在繪畫、詩文、戲劇、音樂、藝術、金石、教育各個領域中的輝煌建樹,在手里一張經卷的指示下,我把目光聚焦于他注滿空靈氣息與定化禪意的書法上:從早期章法緊湊,筆鋒銳利,才氣縱橫,逸宕沉穩到中期出家后的日臻成熟,他逐漸跳出北碑影響,呈現出骨骼挺勁,筆畫稍瘦,起落嚴謹,放少斂多的書風,開始讓人感受到其沖淡樸野溫婉清拔的神韻。

    最后,作品《意塑弘一》的涉指,應該是火氣消盡,充滿了超凡的寧靜和云鶴般淡遠的境界。這是絢爛至極的平淡、雄健過后的文靜、老成之后的稚樸,恰如他自我表白的那樣:“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靜、沖逸之致也。”他強調書法如佛法:“見我字,如見佛法。”世人感受到的是滌蕩俗念的寧靜淡遠,超凡入圣的至情至誠,童趣與高度修養相結合的博大深邃。

    于是,我發現一襲昏黃的袈裟上留下了幾道“吳帶當風”的刀刻線條,那應該是封偉民對弘一如水心事的深情演繹。而疊印在上面的那些清晰可辨和余溫尚存的指紋印跡,卻引領著我的思緒與視線繞過那些纏人的法度,開始走進他隨心所欲、了無虛華的禪意,并沿著他瘦瘦的墨線草草鋪出的小徑,靜靜地靠近他心如止水的從容和在無為中透射刪繁就簡大美——鋒芒皆褪,鉛華盡洗。猶如渾金璞玉,清涼超塵,精嚴凈妙,閑雅沖逸、富有樂感,樸拙中見風骨的墨跡,以無態備萬態,將儒家的謙恭、道家的自然、釋家的靜穆蘊涵中,聞字猶聞佛法,堪稱中國歷代書法中的逸品。

    淡定從容、爐火純青的弘一法師將中國古代的書法藝術推向了極至,從氣韻和諧、筆調統一、洋洋五千多字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悲欣交集”間的返璞歸真,在迎來樸拙圓融的結局和用盡了所有的筆墨之后,他終于作出了刺血寫經的決定。

    我知道,那些血色漸淡甚至年久漫漶的沉暗,并非是為了對抗時間鐫刻的痕跡,而是為了溫暖那些布滿蒼涼的歲月和四處飄零的靈魂。

     

    古韻中孕育而來的新意,寫意中流溢而出的詭魅,洗練里水到渠成的風骨,匠心里顯山露水的才情,都在封偉民的作品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和延伸。堅實的書畫功底和深厚的藝術造詣,讓他在“寫意精神”的表達中得心應手,也讓他在“以手塑心” 的追求里如魚得水。面對封大師書法題材系列陶塑作品,我發現聚與散、形與趣、拙與巧、情與意都得到了辯證的統一和完美的結合,造型,不是簡單的變形”我想,所謂意味深長的內涵和回味無窮的意境,便是在藝術知音敲開心扉的那一刻實現了驚艷的對視。

    如果說佛禪、仕女、武將等系列作品是古典和佛禪文化在封偉民陶塑中折射出來的智慧光芒,那么書法系列作品則是在這些光芒下,結合自己所擅長的書畫創作時由墨水自然聚散出來的心靈鏡像。他信手沾來般地選取人物的歷史背景,用殊途同歸的筆觸去展開心有靈犀的情景敘事。至此,那些古意猶存的詩意、歷久彌新的墨韻、質樸如舊的陶情,都在他激情澎湃的內心實現了平靜如初的交融。

    春花早已入夢,秋色尚未經眼。初夏的黃昏,封偉民大師工作室旁邊的季華路上已是車水馬龍,擁堵的情景對應著這個逐漸熾熱的季節和依舊繁忙的塵世。我發現遙遠的天邊,幾朵無聲變幻的云彩,正在獨自翻騰著跌宕起伏的時光;而那一輪若隱若現的新月或許也像我一樣,迫不及待地期待著黑夜的降臨吧,因為我相信,只有在穿越所有的喧囂之后,才能重遇流淌在陶塑中令人怦然心動的墨緣。

    由書法的牽引,到陶塑的入定;從陶塑里出走,又進入書法的輪回。如果可以選擇,我依然會毫不猶豫地將一滴墨汁所派生出來的意象,標示為生命永恒的底色。這樣,在一思一悟之中,我就可以將那尚待點睛的一筆,留給期待補白的靈魂;在一聚一散之間,我就可以死心塌地的將還未被虛度的年華,從容不迫地交托于你——曾經被墨水熏染過的流年……


    主辦單位:佛山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聯系方式: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公正路28號銀都大廈8樓市文聯
    電話:0757-83283118。ICP備案編號:粵ICP備05098089 粵公網安備 44060402001240號
    丹麦28平台丹麦28主页丹麦28网站丹麦28官网丹麦28娱乐 苍南 | 运城 | 铁岭 | 安徽合肥 | 定安 | 顺德 | 广安 | 长治 | 溧阳 | 阜新 | 大兴安岭 | 崇左 | 惠东 | 济源 | 武安 | 江西南昌 | 巴音郭楞 | 邵阳 | 台山 | 泰安 | 浙江杭州 | 宁德 | 延边 | 武威 | 武威 | 济南 | 鄂尔多斯 | 信阳 | 永新 | 临猗 | 周口 | 永新 | 齐齐哈尔 | 台山 | 牡丹江 | 澳门澳门 | 五家渠 | 长兴 | 玉溪 | 焦作 | 九江 | 东阳 | 黄山 | 鹰潭 | 湖北武汉 | 寿光 | 汝州 | 鹤壁 | 博尔塔拉 | 南充 | 洛阳 | 柳州 | 荆门 | 灌云 | 永康 | 抚顺 | 许昌 | 常州 | 台北 | 燕郊 | 五指山 | 曹县 | 燕郊 | 德阳 | 贵港 | 承德 | 武夷山 | 玉树 | 常德 | 黔南 | 平凉 | 慈溪 | 阳江 | 丹东 | 黔西南 | 包头 | 吉林 | 大庆 | 江苏苏州 | 衢州 | 本溪 | 琼中 | 益阳 | 淮南 | 中山 | 庆阳 | 沧州 | 安庆 | 北海 | 盐城 | 许昌 | 和田 | 南京 | 金华 | 那曲 | 舟山 | 武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