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gk2w"><menu id="4gk2w"></menu>
  • <menu id="4gk2w"><menu id="4gk2w"></menu></menu>
    <menu id="4gk2w"><strong id="4gk2w"></strong></menu>
  • <menu id="4gk2w"></menu>
    <xmp id="4gk2w">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郵 箱: 密 碼: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網上文庫>散文

    嶺南說根脈——盛慧

    發布時間: 2018-12-28 17:34:33   作者:   來源: 市文聯

         在嶺南大地上行走,最令我心醉的古老的祠堂。青磚祠堂石板路,水田魚塘綠蔗林,古樹榕蔭臥水牛,喧鬧嬉戲雞鴨群。信步走進一個村落,能在郁郁蔥蔥的古榕旁,在三三兩兩的芭蕉旁,在碧波蕩漾的河涌邊,偶遇祠堂古樸的身影。漫長的歲月在它們身上留下了滄桑,經年的雨水在們臉上留下了霉點,時光的牙齒將青磚的墻面啃噬得凹凸不平們依然氣宇軒昂,光彩照人。

            祠堂是大地上最優雅的建筑,恢宏的格局、硬朗的線條、莊重的氛圍、繁復的雕花……無不讓人肅然起敬。在大部分的時間里,祠堂是寂靜的,天井里蓄滿了時光之水,先人們在沉睡。每節慶,祠堂開始喧嘩,子孫集結于此,在裊裊的青煙中,緬懷祖先的功績。每遇喜事,祠堂里更是張燈結彩,歡聲笑語,開枝散葉,人丁興旺,先輩們的榮光,將被一代代地銘記,一代代傳承。每遇白事,逝者也會在此暫時安放,像一滴水,蒸發、升空,成了族譜中一個沉睡的名字。

            嶺南人聚族而居,族必有祠,宗必有譜。這樣的生活方式,已經沿續了千年。嶺南人對于宗族文化的推崇,與先民的遷徙歷程密不可分。對于古代的中國人來說,世代定居是常態,遷移則是變態。對于最初的遷徙者來說,總希望有一天可以還鄉,可是,讓他們沒想到,轉身即是天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子孫離故鄉越來越遠,家永遠回不去了,他們的鄉愁成了永恒的鄉愁,只能望子孫們永遠不要忘記回家的路。

             使一族如一家,一家如一人祠堂是維系宗族的根,這個根,不僅僅是指血親意義上的根,更是文化的根、道德的根。拆毀祠堂,從來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是絕不允許的,如佛山碧江蘇氏《金精族譜》開篇的族例中最重的處罰就是毀拆祠宇,本身及子孫永遠出族

            我們常常說,人不能忘本,那么,這個又是指的什么呢?《大戴禮記》中有言:禮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報本之禮,祠祀為大祠堂是祭祀祖先的地方,其首要功能慎終追遠。這種追遠,又分為幾個層次。首先是對于根的追思。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到哪里去?這不僅是一個哲學的命題,更是人類共同的命題。翻開嶺南各個氏族的族譜,可以看到清晰的遷徙路線。嶺南這種根的意識,極其強烈。對于遷徙來說,身體雖然離開了故鄉,但是心卻永遠懷念著故鄉。大興木土,建造祠堂,就是要告誡后人,即使走得再遠,不要忘記自己的初地,不要忘記出發的地方。其次,是緬懷祖先的功德。遷徙的道路,漫長而艱辛,創業的過程,曲折而辛酸,祖先篳路襤褸,掘石筑巢,墾荒造田,紀念祖先,其實就是要繼承祖先的精神。再則,祈求祖先的恩澤,在中國人的觀念中,祖先逝去之后,就會成為神,可以庇護家族,使家族永久地興旺昌盛。從這個意義上說,在一個宗族中,祠堂至高無上,它是精神的居所,族權和神權交織的圣殿。

            國有史書,邑有縣志,民有家譜。一本族譜,就像一條河流,記錄著一個家族的來處,記錄著一個家族的血脈。泛黃的紙張上,每一個娟秀的名字,都是一條支流。對于游子來說,行囊中最珍貴的就是族譜,在歲月的長河中,在遷徙的征程中,離散似乎不可避免,那些失散的親人,正是通過族譜重新回歸到家族的懷抱。

    作為全國最大的僑鄉,祖籍廣東的海外華人華僑有3000多萬,約占全國的一半以上。尋根問祖、認祖歸宗的故事幾乎每天都在上演。一個悶熱夏日,我在網上讀到了一個帖子,發帖者是一個在美的一個關姓的華僑,他寫道:曾祖父于1909年離開南海九江鎮柳木村、移到越南河內市繼家業養魚苗。到越南時,行李中有一本族譜,但不幸被陌生人偷了后來,一家遷到了美國,曾祖父也去世了,于是變成忘宗忘祖的狀態,像無家可歸的鳥,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家族。帖子后面,許多熱心的關姓族人回帖,在大家的助之下,終于如愿以償,在族譜中找到了曾祖父的名字。言雖寥寥,卻是密密匝匝的滾燙鄉情。讀完帖子,我早已淚眼模糊血緣的力量,如此大,即使遠在大洋彼岸,也無法阻擋。思鄉的情懷,如此切,即使過去了一百多年,仍然沒有涼卻。

    還鄉是一個溫暖的詞語,也是一個悲壯的詞語。人說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和他的朋友相約一起漂洋過海,出外打拼,臨前之行,新婚的妻子哭了一夜,他答應妻子一定努力奮斗,讓她過上好日子。此去經年,妻子獨守空房,夜夜以淚洗面,哭瞎了眼。她每天坐在村口等待丈夫歸來……日子一天天過去,她已是白發蒼蒼,仍無丈夫的音訊她不知道,他早已客死他鄉。又過了許多年,他的朋友事業有成,衣錦還鄉。朋友沒有忘記當初的承諾——一起出去,一起回家。當時,船上查得很嚴,一旦行李中發現尸骨,就會扔進大海,朋友靈機一動,將他的尸骨藏在枕頭中,才帶回了故鄉……

    有多少離人,就有多少鄉愁。鄉愁是需要棲息地的對于漂泊在外的游子來說,故園是鄉愁永的居所,藏在內心最溫柔的角落。一個人無論走多遠,都走不出自己的祖籍;一個人無論走多遠,都走不出自己的鄉音;一個人無論走多遠,都能聽到故鄉的房子在風中歌唱。那些被風雨剝蝕的老房子沉默不語,無論游子身處世界哪個角落,它們都在靜靜地等待,等待他們歸來……

    參天之樹,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對于族人來說,祠堂如一團燃燒的熊熊烈火,時刻溫暖著心扉。對于離鄉的游子來說,祠堂則是回家的路標,每一間祠堂門前的幽徑,都像是一條條臍帶。只要祠堂在,宗族就不會散;只要祠堂在,祖先的恩澤就不會被遺忘。子孫們無論走到哪里,無論走得多遠,總會像歸鳥一樣,回來尋根問祖,尋覓最初出發的地方。

    百年一日,一日百年。時光就像流水一樣,不知不覺地流走了,一代一代的人,在這些村落里繁衍生息。房子還是當年的房子,樹或許還是當年的樹,而人早已不是當年的人

    白云悠悠,歲月無聲。祠堂就像一個戲臺,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故事,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悲歡。寂靜午后,空蕩蕩的青磚祠堂,散發出一縷縷歷史的沉重氣息。它仿佛有一種魔法,走進去,會讓人心安,讓人沉醉,久久不愿離去。

    美國作家辛格曾說:我們正生活在一個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的根的時代。我常常在想,如果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祠堂,那么,他的內心就有路標。

     

            

     

    『作者簡介』

    盛慧。作家、藝術評論家、影視策劃人。中國70后代表作家、新散文代表作家,現為佛山市作家協會副主席,佛山市藝術創作院專業作家。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白茫》《闖廣東》、中短篇小說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風像一件往事》、書法評傳《書者如也》等,部分作品翻譯成英文、俄文、日文、匈牙利文、蒙古文,其中,長篇小說《闖廣東》即將改編為四十集電視連續劇。曾獲廣東青年文學獎、廣東小說獎、廣東散文獎,入選“嶺南文學新實力·十位青年作家”、2017廣東特支計劃青年文化英才,并被《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等媒體推薦。


    主辦單位:佛山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聯系方式: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公正路28號銀都大廈8樓市文聯
    電話:0757-83283118。ICP備案編號:粵ICP備05098089 粵公網安備 44060402001240號
    丹麦28平台丹麦28主页丹麦28网站丹麦28官网丹麦28娱乐 恩施 | 七台河 | 恩施 | 苍南 | 昌吉 | 馆陶 | 三河 | 甘肃兰州 | 本溪 | 建湖 | 偃师 | 新余 | 临沂 | 如东 | 灌南 | 长葛 | 衡阳 | 仁寿 | 鹰潭 | 三亚 | 达州 | 邳州 | 三沙 | 眉山 | 迁安市 | 南通 | 保山 | 三沙 | 雅安 | 琼海 | 滕州 | 广安 | 清徐 | 慈溪 | 阜阳 | 云浮 | 香港香港 | 沧州 | 仁寿 | 辽宁沈阳 | 仁怀 | 惠州 | 鄂州 | 临夏 | 萍乡 | 池州 | 海安 | 克拉玛依 | 抚顺 | 三河 | 迁安市 | 湘潭 | 丹阳 | 鹤壁 | 平顶山 | 保定 | 锡林郭勒 | 吐鲁番 | 桐城 | 永新 | 清远 | 铜陵 | 鹰潭 | 金华 | 淮北 | 通化 | 鄂州 | 河池 | 黔南 | 泰州 | 辽阳 | 寿光 | 吐鲁番 | 松原 | 云南昆明 | 玉树 | 延安 | 威海 | 临汾 | 河源 | 果洛 | 塔城 | 辽宁沈阳 | 青州 | 琼中 | 龙口 | 临猗 | 赣州 | 大丰 | 乐平 | 乌兰察布 | 安岳 | 喀什 | 高雄 | 泰安 | 江苏苏州 | 建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