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gk2w"><menu id="4gk2w"></menu>
  • <menu id="4gk2w"><menu id="4gk2w"></menu></menu>
    <menu id="4gk2w"><strong id="4gk2w"></strong></menu>
  • <menu id="4gk2w"></menu>
    <xmp id="4gk2w">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郵 箱: 密 碼: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網上文庫>小說

    殊途—史鑫(禪城)

    發布時間: 2019-01-04 11:12:01   作者:   來源: 市文聯

    開往南方的列車提前抵達,這是一座小城車站,乘車的人并不多,我在爸媽的注視下登上了車,列車又等待了二十分鐘才開。面前的紅頭發女子一開始就坐在臨窗的座位上,一言不發,望向窗外的目光有些茫然。列車向西,那些突起的地方散布著積雪,空曠的較為平坦的地方,還殘留著一些收獲后的農作物,那是遺忘了一個冬天又過了一個春節的莊稼地。頭頂的電視里,悠悠大叔開始訴說某種通訊的好處,勸說著過期的回家,絮絮叨叨,最后撂下一句:中州行,我看行。

    右側下鋪上坐著一位戴著毛絨帽的女孩,包住她的半只腦袋,女孩身體微胖,臉色蒼白。她還有個留著短發的女伴,一件過膝的灰色圓領長衫,臉龐姣好,左側嘴角一顆小巧的黑痣。或者干脆說她像個傭人,給她面前的主人脫下黑色布料的手工棉鞋,搬起雙腿移到鋪上,再往后移動主人的身子,讓她背靠兩床被褥以便保持舒適的姿勢,然后,從手提箱里取出一只茶杯,白色的,瓷質,帶蓋兒,側面有把,杯上印著“向雷鋒同志學習”的字樣以及雷鋒同志的寫意頭像,女傭端起杯子打來開水,最后取出幾種顏色的藥品,它們放在主人蒼白的掌心里,像一張白紙上繪出的碎花瓣。車廂里,立刻泛起一股病房的味道。我的心里緩緩地撞擊了一下。

    哦,女主人是個病人。窗前的紅頭發女子也看過來,露出少許驚訝的神情,很快,她脫下長筒皮靴,沿著扶梯攀援而上爬到上鋪。

    陳葉,水不熱了,咱喝藥吧。短發女孩的聲音又輕又軟,能羽毛一樣飄起來。那個叫陳葉的女孩哦了一聲,身體前傾,做好喝藥的準備。接著,短發女孩給陳葉遞上茶杯,陳葉張開嘴巴,把手中的碎花瓣投入口中。這才發現,陳葉的牙齒都掉光了。在花瓣與兩三口溫開水相繼投入之后,陳葉缺少血色的牙齦閉合,外面的嘴巴感覺被投擲的慣性給吸納了一下,微微癟下去了一點兒。

    ——另一輛列車迎面經過,我感到列車突然發生傾斜,很快便恢復過來,此時,暈眩感悄悄涌上來,我有些煩躁。我來到廁所,一開門,一股酒精腐敗后的味道迎面撲來,我看見鋼鐵便池里未沖刷的排泄物。哇地一聲,我的嘔吐物傾瀉而出。

    這是誰干的?有人生養無人教導嗎?都是成人了,還不懂沖廁所,真是沒素質。女列車員嘴唇涂得像喝了雞血一樣,頂著一個菜花頭,滿口東北腔的女列車員掃蕩結束,折身返回廁所,馬上傳來壓力作用下流水的哧哧聲以及笤帚大力橫掃蹲廁的沙沙聲。我的胸腔內又微微地撞擊了一下。這時,我發現紅頭發女子坐過的地方又坐了一人,三十歲出頭,肥頭大耳,虎背熊腰,臉上坑坑洼洼,他微微抬起頭,沖著廁所的方向瞥視了一分鐘,嘴巴動了幾下,根據口型,我判斷出那是TMD三個字母的連續發音。很快,那肥佬繼續喝酒,在他面前,擺著豬頭肉、臘八蒜、一根火腿,還有兩瓶125ml二鍋頭,一瓶滿一瓶空,他對著酒瓶喝,每喝一口,就哈一聲。曾經有段時間,酒味與蒜味的復合味道戰勝了藥片味,藥片味幾乎不堪一擊,落荒而逃。但不久,我就意識到錯了,藥片味又卷土而來,大有與之大戰三百回合決一雌雄的氣勢。況且,它現在又有了援兵。

    啪的一下,短發女孩用一把鑷子打碎一小支玻璃瓶尖細的頂部,從長方形的小箱子里取出一次性的針具,將針頭扎入瓶內,拉動針管,小瓶內的液體一下子不見了,女孩再舉起針具向上推動針管,空中出現一道細密的弧線。來,咱們打針了。陳葉的身上不知何時多出一塊綢緞,藍色綢緞上繡著一只火鳳凰,她把鳳凰披在肩上,裹著她的身體。短發女孩走到她的側面,撩起鳳凰的羽毛,對陳葉進行臀部肌肉注射的操作。

    手機突然響了,是拉鏈打來的。

    到哪了?

    過泰山了。

    明晚能到我這里嗎?

    不了,明晚有事,我要組織公司的業務人員進行銷售技巧培訓。

    哦,我好像有了,大姨媽一個多星期了還沒來。

    拉鏈是我去年圣誕節在酒吧認識的,她長得像北方人,大嗓門,乳房肥碩,黑色褲襪外面一條深灰色短褲。我有些納悶,跟拉鏈交往還不到兩個月啊。

    這時,窗前的位置傳來了吧唧吧唧的咀嚼聲。肥佬已經把酒都喝光了,面前還多了一只空啤酒瓶,此時正在吃一枚香蕉,剝開幾瓣的香蕉皮,就像只八爪魚吸附在他那張坑坑洼洼的胖臉上,那是八爪魚在行進的路上遇上一塊嚴重侵蝕后的巖石。我忍不住笑出聲來。肥佬馬上警覺的盯了過來。

    笑啥?

    笑話,你能管住我笑嗎?沒素質。

    你說誰呢?

    誰心虛就是誰。

    啪!肥佬臉上那只八爪魚忽然飛到我的臉上,把我嚇了一大跳,我嗷地一聲竄了過去,剎那間,我們拳打腳踢打得難解難分。警察來了。不知誰喊了一聲,但對我們沒用,我們已滾打在車廂狹窄的過道上。真感謝爸爸教我的獨門摔跤功夫,撂倒了那廝。不過,我的臉上也被那廝抓出了兩道血痕。

    哎!你們給我停下,都站起來,怎么回事?果真來了乘警,我們停止撕扯,爬了起來。

    他罵我。肥佬指著我,這家伙居然惡人先告狀。

    我沒罵他,是他先打我,他酒后鬧事,你看這個香蕉皮,你看這些酒瓶子。我把地上幾個酒瓶子踢得嘰哩咣啷,又把那只八爪魚遞到乘警面前。

    走,你跟我來一趟。大個子乘警對著滿臉通紅、酒氣熏天的肥佬說。

    短發女孩安慰陳葉好長時間了。顯然,陳葉受到了驚嚇,在我與肥佬破口大罵拳腳相向的時候,她在一旁一個勁地祈禱,一會兒雙手合十,一會兒在胸前劃著十字,嘴里發出喃喃自語。我也忍不住良心發現,向她表達了我的歉意。終于,陳葉安靜下來,看來也累了,短發女孩扶著她緩步去了一趟廁所之后,又扶著她上床,躺下了,蓋上被子,掖好被子的邊角。陳葉側身躺在我對面的下鋪上,面朝墻壁,短發女孩以極快的速度給陳葉換了一頂白色的護士帽。我看見陳葉的頭發褪盡的完整頭部,心內不覺大慟起來。見了我的神情,短發女孩悄悄地把我拉到一邊,對我鄭重說道:

    我叫張舍,是陳葉的姐妹,也是義工,陳葉化療結束了,我送她回家,幫她料理后事,她的時間不多了。

    哦。原來這樣。我的眼淚一下子掉了出來,像丟失了多年的一件珍寶被我重新發現,找了回來。

    當我與張舍轉身回來時,陳葉已經入睡,在床上發出短促的鼾聲。

    將近入夜時分,陳葉才醒來,對張舍笑著說自己居然睡了那么久。我又看見陳葉略微含糊不清發音時那無牙的口腔。她倆手握著手,一起唱起了歌:

    我今天為你祝福

    耶和華必天天看顧

    ……

    晚上熄燈后,我在列車向前行進的鏘鏘聲里,在陳葉、張舍上下鋪和諧一致的喃喃祈禱聲里,輾轉入眠,我夢見故鄉與血口獠牙侵襲我們的惡狼。

    次日早上,我睜眼發現陳葉與張舍已經在夜里下車了,紅頭發女孩也不見了,列車里忽然變得空空蕩蕩。我幾乎是神不守舍地呆坐了一日。空氣里還彌漫著濃郁的藥品與針劑的味道。那個肥佬再也沒有回來,或許他也下車了,我禁不住有些想念他們了。

    快要抵達目的地了,我撥通妻子的手機:喂,阿芬,春運期間,列車大晚點,今晚到不了家了,明天到家后我送兒子到學校……話未說完,那邊啪的一聲,阿芬扣掉了電話。我呆立在車窗邊,我看見一座破敗的房子前,一個男子在追打著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但聽不見他們的聲音。

    我知道,過不了多久,大城內華燈初上,人們從四面八方涌出來,尋歡作樂,通宵達旦。我也知道,她們都坐在家里,等著我,各懷期待,目光里深深流露出生活的悲喜。

    當然,我所乘的列車還在繼續行進,它在落日的余暉里,像一條鋼鐵大蛇,蜿蜒在城郊結合處,拉著汽笛,鏘鏘,鏘鏘……


    主辦單位:佛山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聯系方式: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公正路28號銀都大廈8樓市文聯
    電話:0757-83283118。ICP備案編號:粵ICP備05098089 粵公網安備 44060402001240號
    丹麦28平台丹麦28主页丹麦28网站丹麦28官网丹麦28娱乐 台北 | 吉林长春 | 阿勒泰 | 定西 | 呼伦贝尔 | 宁夏银川 | 西双版纳 | 铜陵 | 大连 | 湘潭 | 广安 | 吉林 | 伊犁 | 义乌 | 景德镇 | 佛山 | 邹城 | 来宾 | 金坛 | 云南昆明 | 六安 | 兴化 | 三亚 | 海南海口 | 毕节 | 汕头 | 吉林长春 | 山南 | 南平 | 温州 | 灌南 | 东台 | 凉山 | 山西太原 | 塔城 | 大兴安岭 | 宣城 | 福建福州 | 荣成 | 巴彦淖尔市 | 漯河 | 诸暨 | 舟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涿州 | 项城 | 醴陵 | 博罗 | 博尔塔拉 | 金坛 | 天门 | 威海 | 甘南 | 临汾 | 温州 | 通辽 | 中卫 | 海拉尔 | 宣城 | 芜湖 | 新疆乌鲁木齐 | 恩施 | 商洛 | 毕节 | 邵阳 | 永康 | 娄底 | 昌吉 | 三门峡 | 渭南 | 青海西宁 | 防城港 | 永新 | 洛阳 | 黄石 | 河池 | 忻州 | 巴中 | 沧州 | 开封 | 灌云 | 廊坊 | 丽江 | 海安 | 阳江 | 内江 | 图木舒克 | 四川成都 | 新沂 | 宝应县 | 河北石家庄 | 荆门 | 厦门 | 济源 | 甘肃兰州 | 晋江 | 平顶山 |